男人不识本站,上遍色站也枉然



    通道突然变得死一般的安静,大家显然都被君凌的话给吓到了。
  
      君凌通常很少直接下结论,没有十足的把握,她是不会轻易作出判断的,但现在这么一发话,所说的十有八九就是真的。
  
      小箭上前两步,用战刀戳了戳血肉之墙:“我们下来的时候,这些外壁虽然是骨肉,可是生气不足,都是些腐肉,但走到了这里,它慢慢有了生机,我感觉得到吞噬怪们身上那种独有的气息,它就像……就像……是在苏醒一样。”
  
      连小箭都能这么肯定,这显然是错不了的,曾康这才吃惊了:“难道说四次孵化之后,这就是母体新的形态。”
  
      丁蒙叹了口气:“只怕都还不是这么简单。”
  
      这么一个怪物真要是成型的话,血越山的判断那就是完全一点毛病没有了:直接凭借肉身横渡星空,进入虫洞穿越到百万光年之外的时空而毫发无损……
  
      这真的比太空中的超级舰队、恒星级战舰、空间堡垒都还要强大、还要可怕。
  
      曾康骇然的望向丁蒙:“为什么?”
  
      丁蒙没有回答,因为这时候他终于感知到了那股浑厚的波动,正是之前在水池中见到的那条翼龙的气息。
  
      “跟着我,千万不要走散!”丁蒙沉声发话了。
  
      见他神色凝重,君凌等人也没有多问,快步跟在他身后。
  
      从翅膀位置开始,丁蒙一直朝着它的心脏部位在行动,奇怪的是那条翼龙的气息越来越强,也越来越近,可偏偏一路上没有任何怪物出现。
  
      小爱道:“我的判断是,它似乎是在召唤我们!”
  
      很快,黑暗的通道深处出现了光点,光点慢慢的变亮变大,化为了一片光的世界。
  
      这是一个巨型山窟,四壁的骨肉已经不是那种渗着毒素黏液的形态,而是像人的皮肤那么光滑,在山窟的中央空地上,悬浮着一面面圆形的光幕,像光幕、也像漩涡、但更像是镜子,它们纷纷散播着极强的能量波动。
  
      君凌、大象、小箭几乎是异口同声的惊呼起来:“禁区!”
  
      丁蒙扭头道:“这就是你们所说的禁区?”
  
      小箭抢道:“绝对是禁区,虽然我们没有真正见过,但它完全符合先辈们的描述。”
  
      丁蒙叹了口气:“它们不是禁区,但也算是禁区!”
  
      君凌惊讶道:“为什么?”
  
      丁蒙是真的没法给她解释,解释了她也不能理解。
  
      因为被他们认为是禁区的这些镜子,并不是真正的镜子,而是强大的神光科技,远征号上的鬼眼妖瞳,所散发出来的复杂波动,其中的频率和韵律跟这些镜子是完全一样的,可说是分毫不差。
  
      真没想到在一颗偏远的星球上,又遭遇了传说中的神光科技。
  
      而对于神光科技的种种神奇,那绝对是君凌他们这种部落人族仰望敬畏、顶礼膜拜的存在,所以他们视这个为禁区。
  
      数了数,这里一共有二十面镜子,从理论上来说,这地方隐藏着的神光科技应该是大于远征号上的神光科技的。
  
      二十面镜子排列成为一个圆环形状浮在空中,此刻圆环中间一阵能量涌动,无数白色丝状能量流汇聚之后,那只可怕的白色小翼龙终于现出了真身,而这一次它的身上不再有光瞳包裹,很明显它的实力下降了很多。
  
      君凌、大象、小箭三人如临大敌,纷纷拽出了武器,同时退后三步,一副随时准备开打的架势。
  
      毛骨悚然的事情也跟着出现了,这翼龙竟然开口说话了,而且说的居然也是人类的语言:“你们终于来了!”
  
      “这!”众人震惊得说不出话了,这种事情简直太过惊悚、太过离奇。
  
      君凌三人纵然经过了多年的厮杀征战,这会儿都感觉各自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。
  
      “不用紧张,我如果要杀死你们,你们根本就不可能走到这里来。”翼龙的身躯再度发生了幻化,摇身一变就变成了人类的模样,只不过它是光形态,但通过神态面容来看,它幻化的这个人居然是杨威的模样,而且连声音都是一样的。
  
      杨威平时都是西装革履、风度翩翩的样子,翼龙真是模仿得丝毫不差:“你们人类和自己人说话,总是感觉自在一些,所以我现在和你们交流,你们应该没有那么大的压力了。”
  
      它认为没有压力,君凌他们却是压力空前的大,尤其是曾康,他万万没想到翼龙竟然还有此等逆天的复制模仿能力。
  
      这些人也就丁蒙能沉住气,他毕竟是跟水滴交过手的,水滴的复制能力远比翼龙强悍,因为水滴是直接融合。
  
      “你就是母体?”丁蒙沉声发问。
  
      翼龙露出一丝微笑:“你这么理解也没有问题。”
  
      曾康忍不住道:“你就是所谓的吞噬皇族吗?”
  
      翼龙点了点头:“吞噬皇族的确是我的祖先,但流传到了我们这一代,我们已经不再具有吞噬皇族真正的血统了,你之前的猜测不错,我是衍生代,而不是纯生代。”
  
      曾康虽然猜准了,但还是感觉手足冰冷,他终于明白了一件事,健康镇上上下下所有的事情,没有哪一件瞒过翼龙了的,至于它是用什么方法知道的,那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想象。
  
      君凌定了定神:“我的先辈说过,你在很多很多年前就来到了我们麦迪星。”
  
      翼龙来回走了两步,忽然摆手道:“有几件事,我必须要让你明白,第一件,我不是来到你们这个星球的,我在虫卵阶段的时候是被人投放到这里来的。”
  
      这一点所有人现在都已经清楚了,金盾联盟干的好事。
  
      翼龙伸出两根光形态的手指:“第二件,迄今为止,我到来的准确时间是231年196天,第三件,在这231年的时间里,我一共进化了三次,也就是曾教授所认知的第三形态。”
  
      君凌咬牙道:“我的先辈、亲人、朋友,几乎全是死在你手上的。”
  
      翼龙点点头:“不错,你们一族的人几乎都是被我的虫卵所击杀的。”
  
      君凌猛的扬起了青焰剑,恨声道:“那现在就到了你血债血偿的时候了。”
  
      翼龙神色不变,淡淡的说道:“如果你有能力杀死我,我也毫无怨言。”
  
      狠人果然不再废话,飞身掠出、一剑直刺。
  
      说实话,这一剑真的连丁蒙都刮目相看,它就是赵跃老师当初传授的“刺击”之剑,这一剑出去,没有任何的变化,简单、直接、纯粹,它已经蕴含了所有的变化在其中,君凌几乎就是人剑合一,凌厉的青芒直接就洞穿了翼龙的心脏。
  
      然而下一刻大家就傻眼,剑明明就刺穿了翼龙,可翼龙还在摊手微笑:“你看,你是没有击杀我的能力的。”
  
      剑就像刺进了空气中,君凌大骇之下又挥剑搅动了两圈,翼龙还是屁事没有。
  
      小爱果断出声:“不对,它也是一个灵体,极为强大的灵体。”
  
      灵体即是意识能量形态,怎么可能被实质化的冷兵器所杀伤?
  
      翼龙微笑着招了招手,青焰剑就自动脱离了君凌的手,在空中转了两圈之后就到了翼龙手上,翼龙摊开右掌,青焰剑立即悬停在它掌心中央,剑尖朝下、剑柄在上。
  
      翼龙似在仔细观察青焰剑:“这柄剑存在168年了,你的父辈祖辈都把它保存得很好,到了你的手上也保养得不错,还是和当初一样,是一柄崭新的剑……”
  
      它一边说一边挥手,剑又神奇的飞回了君凌的手上。
  
      君凌这一下是彻底傻眼了,她喃喃自语:“怎么会这样?”
  
      翼龙又露出一丝绅士般的微笑:“你不用气馁,你不具备强者的能力,所以你伤不了我是很正常的。”
  
      它这番话对别人可能还没什么影响,但对君凌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刺激,他们一族的人长年与怪物搏斗厮杀,别的不说,在这麦迪星上,他们都不算强者的话,那其他人连弱者的资格都没有。
  
      见她呆若木鸡的神态,翼龙的笑容显得温和起来:“你和你的族人其实都应该感谢我,你们一族至今没有灭绝,不是因为你们足够顽强,而是因为我手下留情……”
  
      他忽然叹了一口气:“宇宙中有一条至高法则,任何一个种族都不能够彻底被灭绝,千百亿年来,绝大多数种族都遵循着这条法则。”
  
      曾康又忍不住了:“为什么?”
  
      翼龙道:“造物主在创造一个种族的时候,这个种族就有它必然存在的合理性,一旦它真的被灭绝了,那会打破宇宙中的某种平衡,即使这种平衡很小,但迟早会形成大灾变,大灾变一旦蔓延到了尽头,就会造成毁灭,对了,你们人类把这种现象称为宇宙坍缩。”
  
      曾康皱起了眉头,这些说法太高深了,他还是不懂。
  
      君凌却是不服气了:“你杀了我们那么多的族人,居然还要我感激你?”
  
      翼龙不解道:“这有问题吗?”
  
      君凌怒道:“杀人偿命,这是自古以来天经地义的事情。”
  
      翼龙道:“这是你们人类的法则,而不是宇宙法则,人类的法则不但对我没用,而且还显得很肤浅。”
  
      君凌气坏了:“你……你这完全是在乱说,强词夺理……”